和平佔中運動 明報 D05 | 副刊時代 | 法政隨筆 | By 陳文敏 | 2013-06-12

D05 | 副刊時代 | 法政隨筆 | By 陳文敏 | 2013-06-12
和平佔中運動

「和平佔中運動」剛舉行第一次的商討,但近日建制派對「和平佔中運動」的抨擊已是鋪天蓋地,既有慷慨陳詞,也有危言聳聽,甚至人身攻擊。自己對「佔中運動」抱着觀望態度,因為實在還有太多未知的因素,例如具體的佔領地點、人數、時間等,故難以在這階段作出有意義的判斷。

為甚麼會出現「佔中運動」?我認識戴耀廷差不多30 年,他曾是我的學生,後來成為我的同事。他在學生時代已熱心參與社會事務,是學生會的積極分子,並為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的成員,參與《基本法》的諮詢工作。爭取88 直選時,他還是個熱血青年,現在已是年近半百,但直選仍未在望。他所代表的是一群在30 年來默默爭取民主普選,但一次又一次失望和落空的人。中央對2017 年普選特首的承諾似乎正在加設重重關卡,普選只是別人「選」完後才可以選,近日也有不少人強調2020 只是中方答允最早立法會可以由直選產生的日子,卻不一定會發生。爭取了30 年,到孩子成長了還未見普選,於是他們說: 「我們等夠了!」

「佔中運動」有兩個預設的條件,一是2017 年行政長官選舉並非真正的普選,二是行動有足夠市民的授權支持。假如這兩個條件均符合,香港會是一個怎樣的局面?有為數不少的人對普選絕望,不願再相信政府,寧願走到街上,向政府說「我們等夠了!」到那地步,政府或中央要擔心的已不是交易所每天會損失多少,而是香港已變成無法管治之地。政府已完全失去管治認受性,舉步維艱,社會四分五裂,政治危機比經濟危機要嚴重得多。

要避免這場政治危機,最簡單的方法莫如在2017 年落實真正的普選,如果行政長官不是由真正的普選產生,他根本無法有效管治屆時的香港。

戴耀廷可能是傻,可能是儒生之見,但最少他勇於堅持自己的信念,最近這段日子他和他的家人相信受到不少壓力,但雖千萬人吾往矣,不論我們是否同意他的觀點,單是這份堅持和執著,已經值得我們敬佩!

Image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